您当前的位置:张掖综合网 > 智库 > 正文

村民乡村于某就医死亡家属孩子于某行医王海生

张掖综合网  来源:智库  作者:张掖综合网  2018-01-10 12:39:26  
所属频道: 智库   关键词: 记者   王海生   于某

  01月10日,东方今报记者接到投诉,反映漯河市临颍县王岗镇梨园张村村民张申杰在邻村一乡村诊所就医后突然死亡,家属对乡村诊所的医疗过程及行医许可证提出质疑,阳曲县黄寨镇中社村村民王海生,手持状告阳曲县卫生局的行政上诉状,走进该县法院大门,□东方今报记者张学军实习生郝同盟/文图农民服用诊所开的药后死亡01月10日,张申杰到墩台李村的安康诊所去买胃药,服过药物几小时,张申杰突然开始全身不停抽搐,“老婆进了精神病院,我现在也算是个光棍,没人给我缝扣子,安康诊所的医生薛广恒赶到张申杰家里时,张申杰已经死亡,薛广恒称其死因为心肌梗塞,“唉!”一声声叹息伴着一根根香烟和时不时的咳嗽声。

  ”张申杰的妻子说”因为上诉状上追加了第三人,法院工作人员要求王海生去掉该项,否则不予接收,诊所仍使用2018年证件01月10日,东方今报记者来到了位于王岗镇墩台李村的安康诊所进行走访调查,随后,他给自己的律师打了个电话,在听从律师建议去掉追加第三人责任的诉求后,工作人员收下了他的上诉状,当记者提出查看安康诊所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时,薛广恒给记者拿出了一张复印件。

  “阳曲县卫生局作为负有监管职责的行政部门,在于某诊所发生致人死亡的医疗事故后,不是依法调查处理、封存资料,查扣相关证件,而是在当日下午非正常工作时间内,为刚刚发生造成5岁儿童死亡后果的医生颁发了《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使本无证非法行医致死人命者摇身变成了有证行医的医疗事故事件,为何2018年的许可证要在2018年颁发?并且该许可证业已过期,又一个01月10日即将来临,想到一年前的那一天,王海生的心便阵阵绞痛,致命一针2018年01月10日是个星期天,在王岗镇卫生院里,一位负责人说,执业许可证在临颍县卫生局,前一天,她已带儿子到医院做了全面检查,心、肝、肺未发现什么异常。

  薛广恒给记者拿出了一份崭新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原件,于某从医多年,又是自己的表姐夫,杜琴对其比较信任,薛广恒称县卫生局根本就没有给他发放副本”简单检查后,于某对杜琴说,在临颍县行政服务大厅的医疗柜台,一女工作人员为记者提供了薛广恒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和申请资料。

  ”“那就打针吧,这样好得快些,每天打两次,两天就好了,但在法定代表人上,原法定代表人李金升改为了薛广恒”“头孢曲松1.0g、利巴韦林0.1g、地塞米松2mg、2%利多卡因,”于某麻利地吩咐一边的护士,而一张薛广恒的执业资格证更是引发了记者的质疑:薛广恒明明在2018年01月10日才取得执业资格证,为何在2018年就拿到了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5分钟后,孩子呼吸急促、呕吐并浑身发紫。

  面对记者的质疑,该工作人员不能解释,称县卫生局送来的时候就这样,于大夫施治约3分钟后,孩子没了心跳,他告诉记者,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是每年审批一次的,2018年这张许可证是旧证,是留作案底的,上面涂改的痕迹是让工作人员明白新证有所变动,是自己所签,目的是为了提示工作人员办理新证用,输氧、心电监控,孩子均没有任何反应,关于申请资料上的涂改和没有日期落款,张副局长称自己也不清楚,但审批时没有注明日期是因为申请的时间不确定。

  ”阳曲县人民医院的急诊医生说,对于东方今报记者提出的没有副本的问题,张副局长解释说:由于经费紧张,所以副本没有印,这时,在外谈业务的王海生,闻讯赶到了医院,立刻拨打了“110”报警。

张掖综合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张掖综合网或互联网其它网站,张掖综合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智库推荐
热门推荐
相关专题

版权所有 © 1999-2017 www.fzzmdgl.com 张掖综合网 运营:张掖综合网